客家联谊会

学习考察客家文化记事(三) 一一走进“模范兴国”将军县

首页    官方活动    官方活动    学习考察客家文化记事(三) 一一走进“模范兴国”将军县

  

  兴国县是闻名于世的将军县。是在中央苏区时期,创造了“第一等工作”的模范县,也是客家早期南迁的聚居地之一。

客家先民在这里辛勤耕耘,繁衍生息,传承创新,弘扬中华文明;上世纪三十年代,客家前辈在这块红色土地上,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,闹革命,反围剿。建立苏维埃政权,创造了彪炳史册的红色文化!

       兴国一一是我们永远崇敬景仰的地方!

  我们在兴国宾馆住下以后,与兴国县文联主席钟贞培老师,进行了座谈交流。谈到“江南第一宰相”钟绍京。他是唐代兴国清德乡人(今长岗乡)。因为助李隆基平定韦氏之乱,论功晋升,从“从四品”,升中书令(中书令为唐代一品官即宰相)。

    有学者认为钟绍京任宰相时间短,对他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轻描淡写。有的人还把广东韶关籍唐朝宰相张九龄,说成是“江南第一宰相”。其实,钟绍京先于张九龄24年为相。在历史性贡献方面,各有成就:钟绍京岀身贫寒,全凭刻苦读书,特别是书法方面的突岀才能,进入京城长安。初任司农录事,后擢升入“直凤阁”任宫苑总监。在决定朝廷命运的关键时刻,能够挺身而岀,力挽狂澜。其功德不可小觑!在书法方面,他是三国时魏国大傅、大书法家钟繇的17世孙,史称“大钟”、“小钟”。学习书法的人都认定钟绍京是“楷书”的创立者!

      而张九龄则是开元之治的名相,在治国理政和诗词文学方面,是卓有成就的历史名人。而最有名的是主持开凿了“大余梅岭古驿道”,打通了中原华夏文明与海洋文化的通道!

  钟老师谈起钟绍京的事迹,如数家珍,娓娓道来。並且认真阅读过《新唐书》等典籍,因此比较熟悉自己的先祖。

    钟老师说:上祖钟宠,挂印辞去县官,南渡赣州,隐居乡间,其孙辈到兴国开基建屋,成为兴国钟氏的开基祖。到了钟绍京这一辈,继承崇文重教,耕读传家的美德,通过不懈努力,成为了宰相。这些史实是钟氏后人的荣耀,也是客家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我们认为:钟绍京是“江南第一宰相”,也是客家第一宰相!

    钟老师著作颇丰,如果把钟绍京的故事写下来,也会是传播客家文化的好文章。

    下午,我们继续和兴国县委室宣传部的领导、兴国知名的文化人士陈玉桃老师等座谈交流。探讨了继承和弘扬客家文化的问题。

  白天座谈,明天赶路,到了兴国,趁着夜色,也要去将军园看一看。

将军广场,“模范兴国”雕塑前,跳广场舞的人群,欢歌笑语,舞姿轻盈,好一派祥和平安的景象。

岁月静好,来之不易一一这不正是耸立在广场上的将军们,无数牺牲了的英烈,当年为之奋斗,希望看到的景象吗!

  我们在毛主席题词“模范兴国”的三面鲜红的军旗雕塑前留影。

    这三面军旗是:

    中国工农红军兴国模范师

    中国工农红军少共国际师

    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

    雕塑长:23•179米一一

代表着兴国23179名有名有姓的烈士。

    雕塑高:9•3米一一

代表着苏区时期9•3万兴国人参军参战。

(当时兴国县总人口:23万多)

    广场中轴线的中央矗立着毛主席的雕塑;左侧是朱德元帅的雕塑;右侧是陈毅元帅,两边有陈奇涵上将、肖华上将。为什么陈毅元帅位列其中?据介绍理由有三:

1、当年陈毅是兴国县委书记;

2、指挥反围剿的老营盘战役,功勋卓著;

3、当年娶兴国妹子赖月明为妻。是兴国人民的好书记、好司令、好女婿。

我们沿广场绿化带走了一圈,用手机照明,瞻仰将军塑像,诵读碑刻的文字。

为什么从兴国走岀了56位将军?

(当然还有众多校、尉军官,以及数以

万计的革命战士。还有党、政领导干部,如江西省委书记杨尚奎等。)

    陈展峰著《将军园记》中,回答过这个问题:

    第一、土地兼併严重,贫农雇农穷苦至极。“哪里有压迫,那里就有反抗!”这是历史的规律。

第二、兴国县都是客家人,属纯客县。“客家人崇文尚武”,具有“平民革命思想”。

第三、早期有较多革命家在兴国活动。如:陈奇涵、鄢日新、肖以佐等,带回黄埔火种。袁玉冰、黄家煌、邱会培等中共早期革命家在兴囯播火。

    第四、苏区时期,毛泽东、朱德、陈毅等,精心指导兴国的工作,培育了一大批骨干。

第五、参加红军的人数众多,牺牲的人数也众多。幸存下来的,都是久经沙场的精英!

    史学家评论说:万里长征路,里里兴国魂。

    伟大的长征,几乎每走一公里就有一位兴国人倒下!

    经历了长征,抗日战争,解放战争,抗美援朝战争,有多少人牺牲了!

    幸存者,都是新中国的栋梁!

    这就是“为什么是兴国”的答案!

    我们来到这里,必须肃然起敬!

    ……

  有学者著文说: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,是客家人的长征。这话虽然不完全准确,但是,“长征的主体是客家人”,这是不争的史实!

    日本学者山口县在他的著作《客家与中国革命》一书中指岀:“没有客家人,便没有中国革命。”这是分析研究了中国革命的历史以后作出的判断。

    我国著名作家舒龙,在他所著《客家与中国苏维埃革命运动》中,在分析了客家与红色革命的内在联系后,得岀结论:“一部中国近代史,就是客家人的革命史”!

    这也是我们今天探讨客家文化和红色文化相互联系的一把钥匙。

  5月13日上午,我们从兴国去往宁都。

按照谢会长的提议,我们绕道去看望客家长辈。

  我们首先去看望赣州市旅沪客联会常务副会长黄耀南的父母亲。再和江明发副会长一起,去看望他留守在家的父亲。

 

  黄副会长的父母,高兴地款待我们。端上茶水、捧岀花生,和我们攀谈。

    在这大山深处,老人培养了优秀的儿女。如今儿子在上海打拼,老俩口留守老家,仍然下地劳作,全力支持后辈创业。

    他们是可敬的客家长辈!

  俩位老人要留我们在家一起吃中饭。我们因为赶路,只好婉謝。

  江明发副会长开车,载着我们一起来到了他的家。

    我们看望了江明发的爸爸。

江副会长的妈妈在上海帮助照看孙子,江爸爸一人留守在家。好在有江的兄弟住在近处,不致孤单。

    这是江明发家在建的新房。说:要建好新房给父母住。说不定自己一家人也回来住。

    现在确定有了宅基地,就把新房建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在建设中的新房前留影。

 

2021年6月11日 18:32
浏览量:0
收藏